您所在位置: 首頁 > 獲獎論文

電子合同訂立法律問題淺析

2016-05-17    作者:    瀏覽數:15,601

本文榮獲二〇一四年度理論成果獎二等獎
                                                        電子合同訂立法律問題淺析

                                                     廣州金鵬律師事務所    詹朝霞
    一、問題提出
    2011年8月當當網舉辦“當當親子團好書好禮72小時搶購”圖書促銷活動(以下簡稱“當當72小時促銷”),引得不少網民守夜“秒殺”。然而,幸運“秒”到圖書的消費者卻發現,訂單被當當網單方面取消。一千多名消費者集體維權,要求當當網履行協議,其中首批維權的6名消費者中,5名消費者勝訴。一審判決支持了部分消費者的訴求,判令當當網按活動價格履行已發貨的訂單,而取消的訂單因買賣合同未成立被駁回。案件審理過程中,一審法院將消費者是否收到當當網發出的發貨通知作為判斷網購合同成立與否的標準,這也是對該系列案件進行判決的核心依據。2012年5月,北京市東城區人民法院對此做出了維持原判的二審判決。
類似電商通過降價吸引眼球的例子不勝枚舉,其中還有2012年8月15日的電商價格大戰:京東、國美以及蘇寧三大家電商為了搶占更大的市場份額而不惜血本進行價格戰,價格戰給消費者造成不少困惑,消費者通過網絡下單,但是在最終商家卻以缺貨或技術故障種種理由進行推脫,最終使得消費者“竹籃打水一場空”。
     幾乎完全相同的案例,到2012年卻是截然不同的判決:2012年9月5日,在亞馬遜中國網站名表促銷活動中,夏先生以396元價格訂購了兩塊依波表、一塊海鷗表,下單時約定貨到支付余款。當天上午9時許,夏先生陸續收到亞馬遜公司的訂單確認郵件,其中一款海鷗表顯示有貨,另兩塊依波表顯示缺貨,但表示一旦確認發貨日期,將會向夏先生發貨。然而9月8日,夏先生收到亞馬遜郵件通知,稱其購買的三塊手表因不能采購到貨,無法為夏先生發貨,并在沒有通知夏先生的情況下,直接將訂單刪除。2013年3月18日,北京朝陽法院對這起電商刪單案作出一審判決。判決亞馬遜公司繼續履行訂單,向夏先生交付其訂購的三塊手表 (以下簡稱“亞馬遜中國刪除訂單案”)。
問題:何為電子合同?電子合同的訂立及其法律效力?依法成立的電子合同有何特殊的規定?應如何規制電子合同的特殊法律問題?
    二、電子合同的基本概念及其特征
    根據1996年12月聯合國國際貿易法委員會通過的《電子商務示范法》,
    其中第2條規定:數據電文是指“經過電子手段、光學手段或者類似的手段生成、發送、接收或者儲存的信息,這些手段包括但不限于電子數據交換(roi)、電子郵件、電報、電傳或者傳真”。那么,我們可以簡單的理解為當事人利用電子數據交換(Electronic DataInterchange,EDI)、電子郵件(E-mail)等方式通過互聯網訂立的合同就是電子合同。我國《合同法》第11條規定:“書面形式是指合同書、信件和數據電文(包括電報、電傳、傳真、電子數據交換和電子郵件)等可以有形地表現所載內容的形式”。
    綜合來看,電子合同不僅包括數據交換(EDI),還包括電子郵件,由于電報、電傳、傳真等屬于傳統意義的合同,本文中電子合同是指通過數據交換和電子郵件而形成的電子合同。
     電子合同有如下特征:主體廣泛性和虛擬性;簽約環境和國界、地域不受約束;電子合同的載體不再是紙質的,可以是任何一個中間介質;內容不穩定性;生效的地點具有不確定性。
    三、電子合同的特殊法律問題
正是由于電子合同的特殊屬性,使得電子合同遭遇不同于傳統合同的特殊
法律問題,以下分別從要約和承諾兩方面加以分析。
   (一)電子要約的生效
   要約是希望和他人訂立合同的意思表示,該意思表示應具備1、內容具體確定;2、表明經受要約人承諾,要約人即受該意思表示約束 。發出要約的人稱為要約人,接受要約的人稱為受要約人或承諾人。
    我國合同法第16條規定:“要約到達受要約人時生效。電子方式簽訂的合同也適用此規定。”我國電子簽名法第11條規定:“數據電文進入發件人控制之外的某個信息系統的時間,視為該數據電文的發送時間。”第11條還規定:“未指定特定系統的,數據電文進入收件人的任何系統的首次時間,視為該數據電文的接收時間。”同時,《電子簽名法》還補充說明:當事人對數據電文的發送時間、接收時間另有約定的,從其約定。聯合國國際貿易法委員會通過的《電子商務示范法》第15條的第2款同樣作出了只要要約處于受要約人的控制范圍即視為到達的規定。
    綜上,筆者認為,電子要約的生效時間以何時到達或何時處于受要約人控制的范圍為準,電子要約在到達后,即對受要約人產生法律效力。
以“亞馬遜中國刪除訂單案”為例,該案件中,消費者通過登錄亞馬遜中國網,填寫了基本賬戶信息,包括聯系人、聯系方式、地址等,已經表明具有民事主體資格,亞馬遜網在網上公布詳細的商品信息,并提供相關鏈接供消費者選擇“加入購物車”或“一鍵購買”,正是合同法規定的要約行為,消費者通過網絡點擊購物即構成承諾,買賣合同成立,買賣雙方均應受合同約束履行相關合同,否則就應該承擔違約責任。但由于網絡的虛擬性,根據國際通用慣例和我國《網絡交易管理辦法》第十六條的相關規定,網絡商品經營者銷售商品,除非特殊情形,消費者有權自收到商品之日起七日內退貨,且無需說明理由。消費者享有相應的猶豫期,是基于網絡購物的特殊背景。
   (二)電子承諾的生效及其生效地點
    1、電子承諾的生效時間
   我國合同法第26條規定:“承諾通知到達要約人時生效”,聯合國的《電子商務示范法》第15條也作出了類似的規定了。
顯然,如果電子要約實時傳輸,要約人和受要約人之間直接進行對話并作出相關承諾便能夠形成合同;對于非實時的電子合同,聯合國《電子商務示范法》規定,如果受要約人是將文件發送到要約人指定的系統中,那么承諾時間是以受要約人發送承諾書的時間為準;反之,若受要約人將承諾書發送到要約人的其他系統中,則以要約人最終看到承諾書的時間為準。
    我國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第一條規定,當事人對合同是否成立存在爭議,人民法院能夠確定當事人名稱或者姓名、標的和數量的,一般應當認定合同成立,但法律另有規定或者當事人另有約定的除外。
   “當當72小時促銷事件”中,當當網發出的待購商品基本信息就是要約,然而,當當網卻在其自行擬定的《當當網交易條款》中,約定“當當網站上的商品圖片展示、說明和價格并不構成要約。如果您通過我們網站訂購產品,您的訂單就成為一種購買產品的申請或要約。我們將發送給您一封確認收到訂單的電子郵件,其中載明訂單的細節。但是只有當我們向您發出送貨確認的電子郵件通知您我們已將產品發出時,我們對您合同申請的批準與接受才成立” ,一審法院正是根據該約定,將消費者是否收到當當網發出的發貨通知作為判斷網購合同成立與否的標準。筆者認為一審法院的認定有失偏頗:應該全面分析當當網在網上發出的購物信息是否構成要約?當當網的《當當網交易條款》中的相關規定是否屬于格式條款?該格式條款是否合法有效?
    幾乎完全相同的案例,在“亞馬遜中國刪除訂單案”中卻得出不同的結果,應該是一進步。該案法院認為,亞馬遜網站關于“使用條件”的規定,是對消費者基于一般的消費習慣所認知的交易模式的重大改變,對消費者的合同利益會產生實質的影響,亞馬遜網站對此應當作出合理的、充分的提示,提醒消費者注意該項特別約定。根據查明的情況法院認為,亞馬遜公司未就使用條件的格式條款以合理的方式提請消費者注意,特別是沒有在消費者提交訂單之前予以明確提示,因此認定亞馬遜公司關于“使用條件”的相關條款應視為沒有訂入合同,當然也不應對消費者發生效力 ,即該條款無效。這一判決完全符合我國合同法第40條規定,即格式條款如出現加重相對人責任或免除條款制定人應當承擔的法定責任,則該條款是無效的。
我國合同法第39條第一款規定,“采用格式條款訂立合同的,提供格式條款的一方應當遵循公平原則確定當事人之間的權利和義務,并采取合理的方式提請對方注意免除或者限制其責任的條款,按照對方的要求,對該條款予以說明”。
    因此,如當當網未經適當程序明確披露有關交易條款的特殊約定,則該約定屬無效條款。假如當時法院能夠就此作一明確判決,自然而然對當當網或部分網站層出不窮的“取消訂單”、“數字輸錯”的現象起到遏制作用,消費者不至于苦不堪言。
    2、電子承諾的成立地點
    之所以需要研究承諾生效地,是因為,承諾生效地即為合同成立地,由此產生法律適用、法律糾紛的管轄和執行等意義重大。針對網絡的特殊性,聯合國的《電子商務示范法》規定,除非發件人與收件人另有協議,數據電文應以發件人現有營業地點視為發出地點,而以收件人現有營業地的地點視為其收到地點。如此規定,最終使得虛擬的網絡交易與真實存在的企業或消費者直接對號入座,便于最終合同的履行及其相關糾紛的解決。
   (三)電子信息錯誤及其責任承擔
    電子信息錯誤,根據其性質,可分為技術錯誤和人為因素導致,其中,技術錯誤有電子信息處理錯誤、電子信息傳輸錯誤或網絡系統技術錯誤;人為因素出錯中,有商家的錯誤和消費者的錯誤。應區分不同情形出現的錯誤,判斷其法律后果的承擔。
    技術錯誤導致信息錯誤可分以下情形:第一,對于商家自身錯誤。根據國際通行做法,由于商家違反相關法律法規規則進入相關系統產生的后果由其自行承擔;由于商家沒有盡到對設備進行維護和檢測的責任,由此產生的信息錯誤同樣由其自行承擔;第二是網絡平臺服務商錯誤。網絡服務商應該提供良好的運行環境和服務,一旦出現相關錯誤導致用戶(消費者)損失時,用戶(消費者)有權根據與網絡供應商之間的協議要求其賠償損失。
    對于人為因素出錯,諸多取消訂單的事件說明,簡單地以“錯誤”一言以蔽之來掩蓋電商肆意違約的意圖,這不得不引起立法者思考和警醒。正是基于這一點,西方發達國家在分配電子錯誤應承擔的法律責任時,更傾向于保護消費者,通過法律來保護消費者的權利,以維護市場秩序,建立公平公正的交易環境。以美國為例,根據美國《統一計算機信息交易法》第214條規定:“在自動化交易中,消費者不受那些自身無意接受而是由于電子錯誤而導致的電子信息的約束”。
    筆者認為,針對商家的人為錯誤,由于商家經營首先以誠實信用為基本原則,從嚴約束和懲罰其錯誤行為,有利于維護相關交易秩序,最終促進網絡經濟的發展,消費者不應為其人為錯誤買單,提供程序的人應當對由其提供的程序產生的錯誤承擔責任 。至于消費者,如由于其疏忽且經再次確認仍然出錯的,消費者應承擔相應的后果。
    因此,對于信息錯誤,不能簡單地以“出錯”“撤銷”來推卸責任,我國應完善電子錯誤方面的法律法規,尤其應該制定關于網絡服務商傳輸失誤的強制性法律規范 ,明確其賠償機制。
    四、電子合同特殊法律問題的規制
    隨著我國網絡經濟的迅猛發展,電子商務中出現的種種特殊法律問題,已經遠遠超出傳統法律框架,亟需有效法律法規加以規制。雖然我國現行合同法有部分條款規定了電子合同,在電子合同簽名方面有電子簽名法,同時還頒布了一系列行政法律、部門規章及其他行政規范性文件,但仍缺乏統一完整的電子合同法律法規,電子合同的成立、格式條款效力、電子信息錯誤責任歸責原則、網絡故障導致要約或承諾失敗的后果如何承擔、電子郵件的證據效力、網上支付異常責任承擔、電子合同當事人的主體資格、合同無效的責任歸屬、訴訟管轄等等,都是司法實踐中常常遇到的棘手問題,如何裁判,只能依靠法官的主觀能動性和價值觀,如此必將導致法官自由裁量權過大,司法不公。因此,有必要吸收西方國家的先進經驗,找出適合我國的國情的方式和方法,完善我國電子合同立法。

棋牌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