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 首頁 > 律師好新聞

南方都市報:廣州四年發出律師調查令3.3萬余份,取證成功率超八成

發布時間:2021-08-16 瀏覽數:997

吳筍林,南方都市報,2021-08-16

111.jpg

2016年8月,南沙法院(南沙自貿區法院)發出廣州首份律師調查令

2017年7月28日,《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律師調查令的實施辦法(試行)》印發,廣州成為全省首個在市、區兩級法院全面推行律師調查令的城市。

四年來,廣州兩級法院共簽發律師調查令33752份,律師持令成功取證29294份,平均取證成功率約為86.79%。

廣州律師調查令制度的實施取得了哪些成效?還存在哪些問題?記者近日進行了調研采訪。

  【確立】人大代表提出建議 市司法局局長牽頭辦理 促成制度確立

  “調查難、取證難”,一直是律師執業過程中的老大難問題。

  雖然《律師法》規定了律師自行調查取證的內容,但實踐中一些政府部門、企事業單位以“行業規定”“內部規定”為由不愿配合,律師自行調查取證往往存在較大阻力。

  近年來,保障律師執業權利被提到了新的高度,最高人民法院陸續發布一系列指導意見。

  2016年3月,南沙法院先行先試,與廣州市律協簽訂協議,制定并印發相關規定,明確將探索“律師調查令”制度。

  2016年8月,南沙法院發出廣州地區首份律師調查令。憑借該份調查令,一起技術合同糾紛案件的原告代理律師,成功在廣州市發改委調取到了案件所需的證據。

  有了南沙法院的成功試水,2017年1月,廣州市“兩會”召開期間,市人大代表莊偉燕、陳茵明等向大會提交建議,建議解決律師普遍反映的在民事訴訟活動中“調查財產線索難”“取證難”等問題。

  這一建議引起廣州市司法局的高度重視,市司法局局長廖榮輝主動認領任務,提出由市司法局來牽頭辦理。

  “保障律師依法調查取證,就是保護當事人合法權益。”廖榮輝認為,推行律師調查令有助于促進司法公正,提升廣州的法治化營商環境。

  2017年5月,廣州市司法局與市中院、市檢察院、市公安局、市工商局等單位召開座談會,達成在全市推廣律師調查令制度的共識,并制定了工作時間表。

  廣州市律協專門成立調研小組,形成一份《廣州法院關于民事訴訟律師調查令的實施辦法》(建議稿),并遞交廣州中院。

  2017年7月28日,《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律師調查令的實施辦法(試行)》印發,廣州市律協配套制定了《民事訴訟律師調查令規范指引》,廣州律師調查令制度正式出臺。

  【數據】律師持令取證近3萬份 平均取證成功率為86.79%

  據統計,律師調查令制度實施四年以來(截至今年7月底),廣州兩級法院共簽發律師調查令33752份,律師成功取證29294份,平均取證成功率約為86.79%。

  其中,南沙法院發出律師調查令近2500份,平均取證成功率約為75%;荔灣法院簽發律師調查令2481份,平均取證成功率約為80.37%;天河法院簽發律師調查令4004份,年平均取證成功率在83%至85%。

  律師向廣州法院申請調查的證據,多應用于家事、借款、房屋、合同、侵權糾紛等案件中。

  主要證據類型包括:當事人身份信息、婚姻登記信息、產權權屬信息、銀行轉賬記錄、社保和公積金繳納記錄,以及公安部門的調查處理材料等。

  “當申請調查取證內容涉及敏感個人隱私信息,或與待證事實缺乏關聯性和必要性時,法官可能會視情況不予簽發。”天河法院民一庭魯肖法官介紹稱。

  記者了解到,四年來廣州法院針對調查令申請的簽發率超過80%。

  2020年8月,廣州中院研發上線全國首個“區塊鏈律師調查令”服務平臺,實現申請、審批、簽發、使用及反饋全流程在線辦理,大大節省了律師的在途時間,也確保了調查令可溯、可驗,防止偽造或篡改。

  【成效】有利于保障當事人、律師權利 節約司法資源,實現多方共贏效果

  廣州市律協認為,律師調查令制度的實施取得了系列成效。一是有利于保障律師調查取證的權利,從而維護當事人的實體權利;二是增強了訴訟中較難取證一方承擔舉證責任的能力,促使其提升維權意識;三是將律師和司法機關各自優勢相結合,為案件公平公正審理營造了良好的司法氛圍。

  廣州中院評價,律師調查令制度在民事審判執行工作中“發揮了不可小覷的作用”。例如,有利于查明案件事實;更能體現民事訴訟“誰主張誰舉證”原則,有利于法官中立裁判;有利于節約司法資源,提升辦案效率,緩解“案多人少”矛盾等。

  天河法院則認為,律師調查令有利于改善以往調查取證“門難進、事難辦、調查難”的局面,對法治社會創建和營商環境優化,起到了“四兩撥千斤”的作用。

  廣州市律協介紹,司法部曾對廣州律師調查令制度給予充分肯定,“打通了頂層設計落地的‘最后一公里’,效果很好”。

  “律師拿著調查令,配合單位見到調查令就像見到法官一樣。”市司法局局長廖榮輝表示,廣州律師調查令制度實現了多方共贏的效果。

  記者了解到,為將該制度法治化,《廣州市優化營商環境條例》對律師調查令制度進行了明確規定,這讓廣州律師調查令首次有了地方性法規的依據和保障。

  【問題】持令調查受阻現象仍存 缺乏具有強制力的懲罰性規定

  廣州市律協介紹,律師調查令制度整體上取得了不錯的成效,但還存在部分有待解決的問題。

  2019年2月14日,廣東某律師事務所的劉律師持廣州某區法院開具的《律師調查令》,到某銀行廣州分行辦理調查取證事宜,但被該銀行拒絕。

  劉律師無奈向廣州市律協發出維權申請。市律協經調查核實,向某區法院發出《建議函》,指出涉事銀行拒絕律師持令調查取證是具有普遍性的個案。

  該法院高度重視,核實后向涉事銀行發出《司法建議書》,指出其行為已違反廣東實施律師調查令制度的相關規定,建議加強學習培訓,“避免今后出現類似情況,以至于法院作出處罰決定”。涉事銀行向法院作出了改進工作的復函。

  類似取證受阻現象偶有發生。廣州市律協認為,律師調查令制度目前存在一定的實施障礙,一大原因是缺乏上位法支持。

  另外,廣東、廣州雖然都出臺了地方性律師調查令制度實施辦法,但其中幾乎沒有具有強制力的懲罰性規定,導致調查令權威性不足,效力易受質疑。

  應對調查受阻的情況,廣州中院反饋,法院一般會依職權自行調查取證,對不配合的單位發出司法建議,但暫無處罰案例。

  廣州市律協披露,律師調查令還存在立案階段開具較難得到保障;有效期較短;調查令適用范圍局限于省內等問題。

  【建議】推動律師調查令制度 寫入《民訴法》 進一步加強宣傳

  針對上述問題,廣州市律協建議,可由全國人大代表提出議案或建議,通過啟動修法程序,將律師調查令寫入《民事訴訟法》,從推動國家立法層面,保障該制度在全國范圍內順暢實施。

  同時,建議各級法院對拒絕配合律師調查令的行為,應大膽適用《民事訴訟法》中關于妨害民事訴訟的相關規定,給予訓誡、罰款等處罰措施,維護律師調查令的權威。

  廣州中院建議,應從加大制度宣傳,提高公眾知曉度;健全與公安、國土、市場監管等部門的溝通協調機制;推動立法,明確對拒不協助提供證據行為實施司法懲戒的處罰方式、標準、適用情形等方面,促進和保障制度的有效實施。

  南沙、天河、荔灣法院則建議進一步明確律師調查令的適用條件和可調查取證范圍,規范律師對調查令的申請和使用等。

廣州市律協認為,隨著律師調查令制度在實踐中不斷完善,該制度將發揮出更加強大的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

報紙.jpg

棋牌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