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 首頁 > 律師好新聞

法治日報:公益法律服務,律師積極性從哪來

發布時間:2021-08-02 瀏覽數:855

鄧君,法治日報,2021-07-31

04_04_1023.jpg

圖為深圳市梅沙街道法律服務志愿團正在調解一起房屋租賃糾紛

04_04_1025.jpg

圖為“法治體檢面對面”粵東站活動期間,廣東律師走訪調研惠州企業

●近年來,廣東司法行政機關、律師協會一直注重為律師搭建各類公益法律服務平臺,建立完善相應機制,全方位引導律師發揮專業優勢,積極開展公益法律服務,為群眾辦實事

●依托各類平臺,廣東律師深入村、社區為群眾提供普惠性的法律服務,上門為企業進行法治體檢、提供專業意見,關愛弱勢群體傳遞法治溫暖,以實際行動履行社會責任

●廣大村、社區法律顧問已化身為廣東基層治理的“好參謀”、村社居民的“貼心人”、鄰里街坊的“和事佬”

上大學時,楊楊最不想從事的職業就是律師,因為當時在他的意識里,“律師是為有錢人做事兒的”。如今,他以律師身份為榮,樂此不疲地奔波在鄉間,維護村民的合法權益。

讓楊楊意識發生轉變的,是公益法律服務事業——7年前,他開始擔任村居法律顧問,成為當地有名的“和事佬”;4年前,廣東首個以律師名字命名的調解工作室“沙亭村楊楊律師調解工作室”掛牌成立,“有事找楊楊”成為當地不少群眾的口頭禪。

“做公益法律服務,直接面對群眾服務群眾,幫助他們解決法律難題,得到他們的認可,是自身價值的體現。”楊楊說,內心有收獲,律師干得才起勁。

在廣東,像楊楊這樣熱心公益法律服務的律師越來越多。

原因何在?

廣東省律師協會有關負責人近日接受《法治日報》記者采訪時說,近年來,廣東司法行政機關、律師協會一直注重為律師搭建各類公益法律服務平臺,建立完善相應機制,全方位引導律師發揮專業優勢,積極開展公益法律服務,為群眾辦實事。

依托各類平臺,廣東律師深入村、社區為群眾提供普惠性的法律服務,上門為企業進行法治體檢、提供專業意見,關愛弱勢群體傳遞法治溫暖,以實際行動履行社會責任,也收獲了來自內心深處的成就感。

今年黨史學習教育和政法隊伍教育整頓開展以來,廣東省律師行業黨委、省律協組織開展了“我為群眾辦實事·十百千萬惠民生”實踐活動,倡導全省律師為人民群眾辦理10萬件公益法律服務。目前,全省律師已提供公益法律服務5.8萬件和辦理法律援助4.4萬件。

法律顧問遍布全省

釋法說理定分止爭

6月8日下午,深圳市民李女士等3人來到社區工作站,尋求社區法律顧問調解一起高空拋物致人傷害案。

社區法律顧問辛先霞律師詳細詢問情況后得知:6月7日下午,李女士經過白石龍某小區163棟附近時,被從樓上掉下來的石塊彈射砸傷左腿。報警后,警察核實是兩名兒童在頂樓上玩耍時造成石塊掉落所致。

隨后,辛先霞找來兩名兒童的家長,圍繞高空拋物的危害及相關法律規定進行釋法說理,要求其加強對孩子的監護,以避免類似事件再次發生。最終,雙方達成和解。

“真的是把法律服務送到了咱老百姓身邊。”李女士豎起大拇指贊嘆道。

當下,廣東有8100余名律師活躍在全省2.6萬個村、社區,擔任村、社區法律顧問。他們像辛先霞、楊楊一樣,用心用情為人民群眾提供公益法律服務。

據了解,村、社區法律顧問制度起源于廣東惠州。廣東也是全國率先實現“一村(社區)一法律顧問”全覆蓋的省份。廣大村、社區法律顧問為村規民約、三舊改造、土地流轉、物業糾紛等基層治理各個方面提供法律服務,有效減少了村民通過上訪和訴訟解決矛盾的數量。

楊楊是粵西農村娃,深知農民迫切需要法律服務。2014年以來,他一直擔任廣州市番禺區化龍鎮沙亭村化龍社區的法律顧問。從鄰里糾紛到家庭矛盾,從拖欠工資到打架斗毆,社區里的事兒很煩瑣,但楊楊總是耐心傾聽,找出爭議焦點,化解矛盾糾紛,是當地名副其實的“和事佬”。

深圳律師費翼云也干了7年社區法律顧問,當地群眾有法律難題都第一時間就想到他、找到他。前不久,一名物管人員在宿舍休息時死亡,死者家屬要求單位賠償100萬元,單位認為自己無責,雙方情緒都很激動。趕到現場的費翼云先安撫雙方情緒,耐心細致地了解來龍去脈,找到解決問題的著力點——申報工傷認定,問題很快得到了解決。

記者在采訪中感受到,廣大村、社區法律顧問已化身為廣東基層治理的“好參謀”、村社居民的“貼心人”、鄰里街坊的“和事佬”。

今年以來,廣東以村、社區法律顧問律師為主體,在全省范圍內開展“萬場法治宣傳”活動,目前已開展5000余場。

充分發揮專業優勢

助力企業穩工穩產

今年6月初,廣東多地發現新冠肺炎確診病例,疫情形勢嚴峻。

廣東省民營企業律師服務團和省工商聯應對新冠疫情律師志愿服務團迅速行動,召集服務團成員整理抗疫專項活動中關于勞動法、合同履行、涉外法律關系、刑事和行政管理領域的法律法規,為企業和公眾及時提供權威解讀和實操指引。同時,重啟了面向中小微企業解答法律問題的“粵商通法律服務在線咨詢專欄”。

民營經濟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早在2009年3月,全國首個中小企業律師服務團就在廣東誕生,為中小企業做好經營管理的事前參謀、事中監控、事后補救工作,助力有效應對當年席卷全球的金融風暴。

近年來,廣東“暖企行動”“法治體檢”等,更是動作頻頻。去年疫情防控期間,廣東省律協成立由近2000名律師組成的廣東省律師行業新冠疫情防控服務團,充分發揮專業優勢,為黨委政府提供法律意見、積極宣傳疫情防控政策法規、為民營企業做好疫情防控提供專項法律服務。

執業20年的黃露清律師主要從事企業法律風險防控工作,是廣東多個律師服務團的成員,長期參與公益法律服務。“我是黨員,隨叫隨到。”這是她的承諾。她說:“參與公益法律服務,不僅能夠給黨委政府提供法律意見,還能幫助一些企業解決糾紛和危機,又收獲了各方的尊重,何樂而不為呢。”

去年年初,受新冠疫情沖擊,不少中小微企業和個體工商戶在復工復產中,面臨資金周轉不開、債務償還壓力大等難題。政府號召國企帶頭為企業和商戶減租免租,提供金融支持,幫助他們渡過難關。廣州某大廈超百名租戶向工商聯申請協調疫情防控期間租金減免問題。黃露清律師和服務團一起,與業主方經過前后一個月4次溝通,最終做通工作,促成了租金的部分減免。

在今年的“我為群眾辦實事·十百千萬惠民生”實踐活動中,廣東積極推進“一所惠十企”活動,廣大律師通過為企業開展法治體檢、法律講座、解答常見法律問題等形式,為企業依法合規經營、防范化解法律風險提供幫助,助力企業穩工穩產穩崗。

7月13日,廣東“千所聯千會”機制啟動,又搭建了律師服務民營企業新平臺,加快構建法治化營商環境。

提供優質法律服務

保障群眾合法權益

前段時間,高齡退役軍人高某波夫婦帶著一面印有“德政可風 善政親民”的錦旗趕到法律援助機構,對案件承辦律師馬環開表達感謝之情。

原來,因一起房產糾紛,高某波提起訴訟一審敗訴后,前來申請法律援助。馬環開接受指派后,第二天(周六)便上門向高某波了解案情,收集整理證據、擬寫上訴狀,并梳理案件辦理思路。最終,二審支持了高某波的訴求。

“馬律師及時、專業、細心、耐心的工作,維護了我的合法權益。”高某波激動地說。

為困難群眾合法權益代言,是廣東律師的公益“主業”之一。廣大律師積極入駐12348公共法律服務平臺、法律援助機構、婦聯、勞動部門等,及時了解群眾的法律需求,快速提供優質便捷的法律服務。

“律政佳人”一詞來源于影視劇,卻常常被廣東人誤會產自“本土”,因為在廣東有一支律政佳人志愿服務隊。

這是一支擁有770多名女律師的志愿者服務隊,隊員們合理排班,確保每周在市婦聯值班2至3次。她們積極從事社會法律服務公益事業,為家庭暴力、未成年人保護等婦女兒童常見法律問題和糾紛提供援助,有力維護了婦女和未成年人的合法權益。平均每年提供法律咨詢服務5000多人次。

有一次,律師王靜在婦聯值班時,恰遇李女士前來咨詢。李女士哭訴道,她與丈夫經營一間檔口,丈夫給了“小三”很多錢,還對自己實施家暴。王靜現場給李女士出招維權:“這不僅僅是家務事,如果再次發生家暴應該報警處理,另外可以向法院申請人身保護令。財產方面,可以提起撤銷贈與的訴訟,拿起法律武器來保護自己。”最終,在王靜的幫助下,李女士維護了自身的合法權益。

專攻勞動法的律師楊滿玉,一次在工會平臺值班時遇到這樣一起案件:剛入職公司沒多久的3個年輕女孩結伴到外地出差,不幸遭遇交通意外,兩個女孩當場身亡。因入職時間不長,尚未簽訂勞動合同,亦未購買工傷保險,公司留下幾百元所謂“慰問金”后便不再過問了。楊滿玉歷時6年多,多方奔波收集證據、協助申請工傷認定、參與仲裁、訴訟活動,最終為逝者爭取到合法權益,也為生者點亮活著的希望。

如今,楊滿玉通過工會平臺為職工提供免費法律咨詢超3000人次,提供法律援助超500起,每年提供普法講座等超50場次,連續3年被評為“金牌貼心人”。

初心不改砥礪前行

讓法治溫暖更多人

遭遇家暴,有廣東律政佳人支招;發生勞資糾紛,有工會法律服務律師團撐腰;甚至遠在老少邊窮地區,廣東律師也積極參加“1+1”中國法律援助志愿者行動和“援藏律師服務團”,不遠萬里將免費法律服務送到群眾家門口。

今年剛剛報名參加“1+1”中國法律援助志愿者行動,前往廣西天等縣為困難群眾提供法律援助的惠州律師江迪彪,將公益行動從自家門口延展到了千里之外。

鄭穗軍律師從2010年7月開始從事“1+1”法律援助工作,先后到海南五指山、西藏那曲高原、新疆南部帕米爾高原山區和青海青藏高原山區從事法律援助,今年是他第11次參加“1+1”中國法律援助志愿者行動。

10多年來,廣東先后派出111名、206人次的“1+1”律師志愿者,他們將法律的種子播撒到祖國需要的地方,用實際行動詮釋了律師的核心價值,為法治建設作出貢獻。

“贈人玫瑰,手有余香,通過公益法律服務既幫助了他人也成就了自我。”一直熱心公益法律服務的律師王靜深有感觸地說。

律師公益法律服務,積極性哪兒來?隨著采訪的深入,記者的答案也越來越清晰。

作為廣州市律師協會公益與公共法律服務工作委員會副主任,楊楊在一線調研時也時常關注律師參與公益法律服務的積極性問題。他建議,可根據公益法律服務的項目和類型對參與公益法律服務的律所和律師提出相應的要求和條件,嚴格入門關,提高公益法律服務的質量。

“雖然律師在提供公益法律服務的過程中不能向服務對象收取律師費,但公益法律服務的組織單位可以向律師提供一定的經濟補助。”楊楊舉例說,律師到廣東省人民檢察院值班不但有相應的補貼,還可以享受與檢察院工作人員同等的停車、午休、午飯等服務,這些舉措讓律師感受到被尊重,頗受好評。

同時,還要充分發揮黨員律師在公益法律服務方面的引領和示范作用。律師協會以及司法行政部門可以對律師參與公益法律服務的事跡、項目進行廣泛宣傳。

“初心不改,砥礪前行。我將繼續在能力范圍內盡力做好公益法律服務事業,我不是一個人在戰斗。”楊楊說,這也是廣大律師的共同心聲。

微信圖片_20210802110952.jpg

棋牌直播